新四季網

鬼娶親(鬼結婚)

2024-07-10 18:35:45

    滕公公有五個兒子,但卻沒有一個孫子。
    滕公公前面四個兒子本來都有機會結婚的,但卻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,最後都婚沒有結成。
    第一個兒子在即將娶親的時候,忽然看破紅塵,跟著一個哈喇和尚雲遊四方了,離開之前沒有給家人留下隻言片語;
    第二個兒子本來也看好了一個相當不錯的姑娘,但就在頭一天夜裡,滕公公的家裡忽然闖進來一群土匪,硬是把他的二兒子掠走到了山寨上,因為那土匪的頭子是個大老粗,他們需要一個像滕公公二兒子這樣會寫字會算數的讀書人,從此以後,二兒子便再也沒有回家了;
    第三個兒子也像是中了邪乎一般,結婚前幾天還好好的,卻忽然生了一場大病,人家新娘都已經送上門來了,但他卻終於還是沒有堅持到洞房花燭夜,一命嗚呼地見了閻王爺;
    第四個兒子本來也好端端的,但他卻有個致命缺點,喜歡喝酒,那一天夜裡,四兒子跟幾個朋友出去喝酒,回家的路上遇見一個地痞對一個黃花大姑娘耍流氓,滕公公那四兒子平日裡為人比較仗義,於是怒吼一聲就朝那地痞大打出手了,但不料那地痞手裡是帶著刀子的,一刀子刺下去,四兒子胯下的命根子就這樣被割掉了,再也沒有姑娘願意嫁給他了。
    這一切都發生在短短的幾年間,這讓滕公公感覺心理壓力非常大,老是懷疑自己是不是上輩子做了什麼孽障事情,否則不會受到命運之神這般無情懲罰和捉弄的。
    但每次出事後,滕公公都會請來巫神到家裡作法場,不料每次都還是不管用,滕公公拿此一點辦法都沒有,他只能搖頭怪自己的命不好。
    其實滕公公人還是挺好的,他為人誠懇老實,從來不主動去招惹別人,就算別人主動跟自己幹上,他還是儘量忍耐克制,不和人爭執。
    滕公公還是個樂善好施的老者,只要手頭有點積蓄就會拿去救濟可憐的窮人,再或者捐給寺廟裡做善事。
    可是,命運還是對他那麼不公平,滕公公除了信命外,再也找不出一個合理的解釋方式了。
    哎,有時候人就像是老天爺手上的玩具,再或者像是一枚隨即拋下來的硬幣,你永遠不知道落地的是那一面。
    明天,又將是自己最小的五兒子結婚成親的日子了,他能夠正常地將老婆娶回家嗎?
    再或者,又一次重蹈他那些哥哥們的覆轍,讓自己名下徹底地斷子絕孫了?
    一想到這裡,滕公公躺在床上就睡不著。(鬼大爺:http://www.guidaye.com/轉載請保留!)
    「老頭子,別想太多了,」老伴在一邊安慰他說,「我前幾天在廟裡求過觀音菩薩,菩薩告訴我說要在結婚前把廁所和豬圈裡都清掃得乾乾淨淨,我都照著做了,這次肯定沒事,再說了,我們的洪兒福大命大,小時候從山坡上跌下來他都沒死成,最後掛著了一棵歪脖子書上,就算真有什麼意外的事情,他也一定可以化險為夷平安無事的。」
    洪兒正是滕公公最小的五兒子,這小子確實命比一般人大,不光是那一次,從小到大他還有好幾次都逃過一劫,從閻王爺手上撿回一條命,比如有一次掉到枯井裡了,三天三夜沒吃沒喝,最後還是被一個路過的老尼姑給救起來了,那老尼姑還認了他做乾兒子。
    但願這小子有這個造化吧!滕公公自我安慰道。
    第二天一大早,滕公公便請轎夫抬著轎子過去了那新娘子的娘家。
    新娘子叫秀秀,是縣城裡教書的老馬的女兒。
    本來老馬是死活不許讓女兒嫁給滕公公的,因為他也知道老滕家裡的倒黴事,但秀秀是個白虎(沒有陰毛),算命先生說,這樣的女子只能對青龍(從鬍鬚帶胸毛一直連到陰毛)的男子,而這方圓幾十裡地裡,也就只有老馬最小的兒子洪兒是個青龍了。
    沒辦法,教書先生老馬只好讓女兒嫁了過去。
    轎夫們將新娘子秀秀從娘家接出來以後,便讓她上了大花轎。
    正在轎夫們打算起駕出發的時候,秀秀忽然把轎夫們叫住了:「停停停,請你們先停一下——」
    轎夫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,只好暫時停放了下來。
    就在所有人還懵懂著不知發生什麼的時候,秀秀忽然做出了一個讓所有人的驚訝不已的舉動——
    她居然回頭就往娘家屋子裡跑了過去。
    所有人都看傻眼了!這可是自己人生中頭一遭見過啊!
    在中國傳統觀念裡,一個女子出嫁那天,在前腳邁出門後,是絕對不可以再返回去了,因為這是一個不吉利的動作,人們認為一旦有這樣的事情發生,那新娘以後要麼就會被婆家人休掉,要麼就會生不出孩子,要麼就會年紀輕輕就不得好死。
    「秀秀,你怎麼就又回來了啊?」秀秀她娘驚訝地問道,「早就跟你說了,出嫁那天不要喝那麼多水,要提前上好廁所,你這樣成何體統啊,街坊們都看見了,以後不把這事鬧得沸沸揚揚才怪呢!」
    「娘,我不是要上廁所,」秀秀回答說,「我,我,我來月經了,娘,你快給我找塊新的騎馬布過來,否則我還怎麼進人家的洞房啊……」
    古時候人們把女人的月經布叫做騎馬布,在那個衛生巾還沒有發明的年代裡,女人每個月那幾天是非常難受也非常不衛生的。
    「你那月經來得可真不是時候,」秀秀她娘也很無奈道,「明明是提前挑選好的黃道吉日,就這樣被你給糟蹋了……」
    「娘,這能怪我嗎?又不是我故意這樣的,」秀秀一邊換洗好騎馬布,一邊努著嘴說道,「好了,不多說了,我還是回到轎子上去吧。」
    重新回到轎子後,秀秀果然聽見人群中有些老人在議論紛紛,但她顧不上那麼多了,按照長沙一帶的規矩,新娘子必須得趕在正午之前到婆家,否則也是一種不吉利。
    新郎官洪兒也被這一突發事件弄得有點窘迫,但既然都已經發生了,那就讓它過去吧,於是,一行人又抬著秀秀往新郎家走去。
    但願不要有什麼意外,千萬別出什麼事,洪兒一遍遍在心裡默念和祈禱道,因為他也知道自己的幾個哥哥都是在快要結婚的節骨眼上出了狀況,自己可萬萬不能步入他們的後塵了。

   1 2 3 下一頁 尾頁
同类文章

現代聊齋之畫之緣

    凌峰是一個畫家,尤其對中國畫中的仕女圖較為擅長。自己也舉行了很多次的畫展,雖然未能引起多大的轟動,但所見聞者皆樂樂稱道,讚譽者絡繹不絕。在一次,他到鄉間寫生之時,在路邊看到一個賣畫的攤位,掛滿了各種各樣的中國畫。看上去藝術水平都極其普通,但有一張仕女圖卻引起了他濃厚的興趣。他仔細端詳

盜墓鬼故事之牽魂鎮

    幻棺    「這不會就是傳說中的牽魂鎮吧?」酒蟲子用手指著山坡上那一座破敗的泥土房,問我。    我沒有回答,說實話,眼前這一座搖搖欲墜的土房,無論如何也和什麼鎮聯繫不到一起。    此時,已經是傍晚時分,山風很冷,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從土房的院子裡冒出來,夾帶著陣陣惡臭。    推開「

不要拿死人的事開玩笑

    俗話說東西可以亂吃,但話不可以亂說!就像有些東西不能隨便碰一樣,特別是死人的東西,一碰你就惹上了大麻煩,到時想擺脫就不是那麼容易的事了。    同樣話要是亂說也會引火燒身,特別是關於死人的話題。    有些人認為自己的膽量很大,每每在夜裡給人講鬼故事聽,直到把別人嚇得面露恐色,才得意

錄像作怪

    劉健酷愛登山,常常獨自攀登險峰。幾個月前,他在一次登山途中失足墜崖,被人及時發現送進醫院,才算撿回一條命。事故過後,他失去了墜崖前的記憶,還偶爾會頭痛、頭暈。    劉健出院後,照舊登山。這天黃昏時分,劉健攀上一座山峰。此時,山中起了薄霧,周圍的景物如夢如幻,令人迷醉。    劉健趕

黃皮子

    黃皮子是個住在學堂佛龕裡的精怪,修行了幾世,耳濡目染竟也有幾分書香氣,學會了說人話,走人路。    黃皮子最大的夢想就是修行成人,進入人間道,擺脫畜生道的輪迴。它從小就聽有經驗的修行家說,必須在修行五百年後,穿上剛死的人穿過的衣服,然後再有活人對你說「你是人」,那麼就會最終化為人形,

致命的紅肚兜

    1    阿嬌是個鋼管舞女郎,前往「麥凌格」消費的客人多半都衝著她而來。    這天傍晚,「麥凌格」剛開門,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走了進來。他叫阿郎,長相英俊,但面無表情,他要了一打黑啤,獨自坐在角落裡。    紛繁熱鬧的一夜即將開始,一個肥胖的男人叼著雪茄走了進來,他姓謝,人稱謝胖子,

貴妃墓奇事

    清晨,霧氣靄靄。    在一輛駛往奪魂嶺的轎車裡,坐著四個人。開車的叫劉開天,是位頗有造詣的歷史學博士。坐在副駕駛位上的男子姓鄭名武,在潼城官場算頭面人物,實權派。後排座位上,則是天姿國色化妝品研發公司的老總方坤和他的秘書秦燕。這一路,劉博士侃侃而談,繪聲繪色地說起了發生在大唐天寶年

人骨毛筆

    古時候,有一個名叫高勵的老員外,從年輕時就繼承了父親的土地,每年光靠佃戶支付的租子就可全家不愁吃穿。    高勵雖天生富貴,生活卻十分簡樸,不講究吃穿打扮,也不藏嬌納妾,只有一個天生的雅癖:非常喜歡畫畫,且專門畫馬。他畫的馬匹,看起來氣韻活現、健壯如飛,簡直像是要破紙躍出一樣!   

女出租司機探案

    一    蘇慧桃與丈夫在城裡打拼幾年,攢下點錢,再找人借一點買了輛車,輪流跑起了出租。    這天近黃昏時,蘇慧桃將車開到環城路口,前面不遠有人招手要車,她將車開過去停下,這是一位女乘客,長及腰際的頭髮。蘇慧桃不由多看了一眼,發現女子有著一張異常蒼白的臉,車子徐徐開出,十多分鐘後女乘

日本鄉村怪談之囚童

    一、四顆石頭的秘密    日本的冬天來得很早。    這是我在位於川越的小野家工作時的感想。    川越地處東京近郊,但小野家卻彷佛停留在時光隧道的彼端,是棟在日本古裝影劇中才會出現的舊宅。    不知何故,小野奶奶要求我每天都要將庭院裡的石頭擦拭乾淨。    庭院裡的石頭和中國式造